内容页广告
众所周知,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存在高度垄断, 一把钥匙弄丢了,在汽配城200块钱就可以搞定,如果在4S店配原厂钥匙,恐怕要2000多元人民币。

奔驰拆开卖,能够买一辆宾利

2014年4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中国汽车维修协会曾经就汽车零部件价格做出调查。调查车型的零整比全部超过200%,最高的奔驰C260甚至高达1273%,这意味着如果将一台售价40万的奔驰C260拆开零件卖,可以卖出500万的天价,这个价格可以买一台宾利欧陆再加一台奔驰S400,还能赠送一辆最高配的朗逸。虽然后来奔驰迫于反垄断的压力降低了零部件价格,但是C260在2014年10月的那次调查中零整比依然高达1172.65%。

零部件的高度垄断令主机厂获得超常利润,社会整体则付出高昂代价,更制约了本土零部件行业的健康发展。为打击零部件行业的垄断行为,有关部门近年连出重拳。去年国家工商总局停止实施汽车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备案,这从法律上摘掉了4S垄断地位的保护伞。各地物价部门、工商部门也相继对垄断行为开出巨额罚单,奔驰汽车一次就被罚款3.5个亿。与此同时,交通部牵头各部门紧急出台《汽车维修技术信息公开实施管理办法》,强制打破4S对零部件的垄断,允许授权经销商可以向非授权转让零部件。

经过狂风暴雨般的严厉打击,中国汽车零部件市场平静许多,奔驰、宝马、奥迪、大众、丰田等相继下调零部件价格,汽车零部件行业似乎大有一劳永逸彻底解决之势。

反垄断狂风暴雨,主机厂依然有空子可钻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主机厂真的愿意放弃这块吃了多年的肥肉,老老实实低头认错?答案是否定的。其实我们过于乐观地估计了当前形式,也高估了反垄断重拳下的效果。其实,即便按照目前出台的最严厉的反垄断办法,主机厂也有足够的空子可钻,最多不过将显性垄断变身隐形垄断,从公开垄断转为间接垄断,甚至垄断地位可能因为主机厂的主动努力而更为严重。

比如根据目前的反垄断政策,主机厂必须破除4S的垄断行为,向社会维修厂公开维修信息,向非授权企业出售原厂零件。即便如此,主机厂完全可以规避,比如可以自己投资建设一个连锁性的维修机构,这样就打破了4S对汽车维修的垄断,满足了政府反垄断的要求。同时主机厂将零部件出售给自己控制的维修厂,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的游戏,而且还绕过了4S,直接掌握了维修和零部件市场,将本来属于4S的肥肉啃掉了一块。

必须向非授权社会维修厂提供原厂零部件的问题也很容易解决,比如主机厂给授权维修厂一块轮毂轴承的价格是300元,授权维修厂转让给非授权企业的价格可以是600元,甚至是1000元。虽然保证是原厂零部件,也保证可以转让,但是极高的价格,将导致这种转让的实际意义大打折扣。

社会修理厂将成最大受害者

这种局面一旦形成,受影响最大的除了此前躺着就可以赚钱的4S店,更大的受害者还有社会修理厂,因为社会修理厂虽然可以获得一些主机厂公开的数据源代码和维修信息,但是依然难以获得低价格的原厂零部件。更要的是,因为主机厂所主导的连锁维修机构的出现,使得汽车维修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此前汽车维修市场由4S店和社会修理厂瓜分,但是主机厂建立自己的维修系统之后,整体维修体系将从楚汉争霸过渡到三国鼎立。面对实力雄厚的4S维修系统和主机厂直接控制的连锁维修机构,社会维修厂的市场份额必然会被吃掉,如果能够保住三分之一已经是非常乐观的估计。

所以任何对于反垄断成效的乐观估计都低估了目前零部件行业反垄断的复杂性,甚至反垄断之后出现更严重的垄断也并非杞人忧天。所以我们只能期望有关部门在出台新的办法和法规之前,能够充分考虑到种种出现的可能,才能制定出最有效也最公平的办法,给市场一个公平合理的环境,促进零部件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浏览次数 :
内容页广告2
上一篇:上海消保委抽检:刹车片近两成不合格      下一篇:[上海]奔驰S级现金优惠8万 店内现车充足

访客评论专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